LoRa、NB-IoT规模化商用中的力量——你应该知道的产业联盟

iot101君
编辑整理

 
2016-12-24 18:35:27 来源: 物联网智库

低功耗广域网络启动的初期,以产业联盟的形式,化零为整,加速产业链的完善和成熟,不失为企业的一种理性选择。只要各产业联盟找到明确定位,各类联盟之间可以形成更好的协同作用。

如果要评选2016年物联网领域的关键词的话,低功耗广域网络(LPWAN)一定是排名前三的核心词汇。在这一年里,NB-IoT核心协议冻结,LoRa在国内普及和应用加速,其他低功耗广域网络技术也在多个领域纷纷应用。不过,除了技术标准和市场拓展外,这个领域中还出现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就是多个联盟成立并开展活动。虽然目前存在的产业联盟数量不少,但在笔者看来,低功耗广域网络启动的初期,以产业联盟的形式,化零为整,加速产业链的完善和成熟,不失为企业的一种理性选择。只要各产业联盟找到明确定位,各类联盟之间可以形成更好的协同作用。

 

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产业组织繁荣 

 

此前,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典型的阵营NB-IoT和LoRa均成立了国际性的联盟组织,LoRa Alliance成立于2015年3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吸引了全球300多家企业加盟,推动了产业链的成熟;NB-IoT论坛成立于2015年10月,联合了NB-IoT上下游大量企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这两个组织作为跨国性的联盟,在推动低功耗广域网络全球普及和产业生态建设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而到具体了每个国家,该产业的落地就需要该国企业的努力了。2016年低功耗广域网络成为我国物联网产业中最热门的领域,国内的各类联盟组织也发挥了不少作用。总结一下,目前该领域的联盟组织主要包括:

 

  • 早在2015年12月27日,物联网智库联合国内十多家从事低功耗广域网络业务的相关企业,发起成立了“全国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联盟(LPWAN-A)”,这是国内第一家该领域的联盟组织,通过该组织,为国内该领域企业提供一个技术交流、供需对接、商务合作的平台。尤其是借助联盟秘书处物联网智库的媒体、产业研究平台,持续发布大量LPWAN方面的咨询、观点、市场动态、技术进展、产业研究报告等,为物联网业内人士普及LPWAN知识和产业状况做了很多工作。

 

  • 2016年1月,由中兴通讯发起,各行业物联网应用主体参与的技术联盟“中国LoRa应用联盟(CLAA)”,旨在推动LoRa产业链在中国的应用和发展,建设多业务共享、低成本、广覆盖、可运营的LoRa物联网。目前为止,基于CLAA的物联网应用已有50多个,在智慧城市、农业、能源、安防等领域开展应用。尤其是通过全国性云化核心网和共享接入的方式,能逐步形成一张全国性的可运营虚拟LoRa网络。

 

  • 2016年5月,由上海物联网协会联合华为、中国联通等企业发起成立“中国NB-IoT产业联盟”,推动NB-IoT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合作和NB-IoT生态圈的建设。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联盟组织了多场论坛、研讨会,组织NB-IoT领域专家,针对该领域上关心的NB-IoT技术、标准、市场、产业展望等方面的问题,发布了多期NB-IoT话题清单。

 

  • 2016年12月16日,第七届中国物联网产业与新型智慧城市年会上,“低功耗无线通信委员会”揭幕。由成都西谷物联网产业孵化器、西谷曙光等发起,以建设万物无线互联生态圈为使命,通过聚集行业资源,解决物联网低功耗、低成本、远距离的痛点。

 

  • 2016年12月21日,由鹏博士、Semtech联合国内多家企业发起的“中国LoRa物联网产业运营联盟”正式成立。旨在推动LoRa这一成熟的LPWAN技术在国内进行大规模商用部署,意味着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LoRa商用市场。

 

  • 另外,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发起成立了“LPWAN产学研联盟”,依托中科院和高校的科研力量,致力于低功耗广域网络技术和应用的研发,并与物联网领域的企业展开多方面合作,推动低功耗广域网络的在国内产学研的进展。

 

 

还有不少企业基于低功耗广域网络发起了联盟类的组织,构建产业生态,就不一一列举了。

 

“看不见的手”市场力量,层出不穷联盟不会“迷人眼” 

 

低功耗广域网络作为物联网产业的一个分支领域,还未大规模应用,就有大量联盟出现,让不少从业者觉得困惑。在笔者看来,在市场化的初期,抱团发展是很有必要的,但对于这种抱团,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考察:是不是市场主体的理性行为、是不是有明确的定位

 

我们不妨从这两方面来考察低功耗广域网络领域的联盟发展情况。

 

(1)“看不见的手”为主要推力,市场化带来的繁荣

 

熟悉市场经济的朋友一定对“看不见的手”印象深刻,早在数百年前,经济学开山鼻祖亚当·斯密就提出了这一概念,即通过市场主体来配置资源,可以自发达到一种良好的均衡状态。这里市场主体自主的决策作用非常重要,没有其他力量来强行推动。

 

在低功耗广域网络的这些联盟发起、运营过程中,基本上都是各企业和机构从市场化的角度,自发组成的联盟,没有任何来自于行政力量或者其他势力的干预。每一联盟成立后,都有大量成员的加入,是以价值导向的自主决策行为,而且不少企业通过联盟的运作也获得了一定的收益。所有对产业联盟的决策,是在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引导下形成的。

 

 

近期经济学界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对于两大阵营经济学家产业政策有用或无用的争论。其中,反对派提出不少论据,包括不少新兴产业在产业政策的干预下,很快成为产能过剩、发展畸形的状态。不过,不论最终争论结果如何,国内低功耗广域网络在这一年得到快速发展,并没有行政、产业政策的干预,而主要是依靠企业市场化的力量形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各种产业联盟的发起成立,都是想尽方法以市场化的手段推动该产业发展,都能或多或少为企业带来各方面的收益,企业只需在价值导向下进行决策。随着该产业的成熟,未来产业联盟的数量、职能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但不影响产业发展初期的作用。

 

(2)明确的定位,让企业决策有的放矢

 

同一个领域多个产业联盟,各家联盟在职能上不可避免地有一些重合,不过,更为重要的是需要明确各自的核心定位。这个核心定位于联盟发起方的业务领域、核心资源等方面有关,也是联盟成员加入时决策的关键点。虽然联盟数量众多,但若有各自明确的定位,企业可以加入不同的联盟获得不同资源,各联盟间也可以形成协同和合作。

 

举例来说,中国LoRa应用联盟(CLAA)和中国LoRa物联网产业运营联盟(CLOA)都是基于LoRa基础上的产业联盟,而CLOA将基于鹏博士已实现网络覆盖的200座城市的基站上部署LoRa网络,形成一个LoRa网络的运营商;CLAA则与CLOA合作,为其提供网络部署的整体产品和解决方案,协助网络建设和运营。考察CLAA的商业模式,其中一个核心的商业模式就是“独立运营商模式”,即提供全套解决方案,支持客户建网,并与CLAA共享物联网互联互通。这样看来,两个联盟虽然都是基于LoRa,不过一个聚焦应用,一个聚焦运营,明确的定位让两者的互补性非常强。

 

另外,各家联盟的合作也有不少进展。举例来说,以物联网智库牵头发起的全国低功耗广域网络产业联盟在2016年中与中国LoRa应用联盟、中国NB-IoT产业联盟在产业论坛、线上宣传等方面展开了合作。未来各家联盟在求同存异基础上,会有更多合作的落地。不论未来产业联盟的数量和形态会发生哪些变化,只要以市场化价值导向为基础,产业联盟一直会发挥低功耗广域规模化商用助推作用。

喜欢这篇文章?分享给更多人看吧!

友情链接